热门搜索:

掌力雄浑无比周围的罡气竟然带着一股隐隐的吸力

时间:2018-12-20 18:31 文章来源:互联网

  其实投靠楚休倒也没什么,如果他们也在建州府的话,他们也会选择投靠楚休的。
 
    但眼下楚休还管不到他们,他们又凭什么把孝敬都给楚休?
 
    身为关中之地的武林势力,孝敬打点一下上面的巡察使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他们只会把这些东西给直管他们的巡察使,而不是给其他地方的巡察使,哪怕他楚休的名气再大,也管不到他们,手伸的那么长,等他楚休当上掌刑官那一天再说吧!
 
    那名张家的武者想明白了厉害关系,他直接冷哼了一声道:“不知所谓!我管你罗家是为了谁办事,规矩就是规矩,你们罗家的店从今天开始就给我从辰州府内消失!”
 
    罗家老祖一挥手,直接道:“给我打!”
 
    话音落下,当即便有几十名罗家的武者从店铺当中跑出来,对着张家的人便开始动手。
 
    这一幕罗家老祖早就已经料到了,不动用一点手段,这帮人哪里会那么老实便臣服楚休?
 
    甚至昔日他们都有些对楚休不服气,还是在楚休那狠辣的手段之下,这才选择屈服的。
 
    而今楚休虽然实力和名声都有了,但他毕竟还不是掌刑官,手伸的那么长,其他州府的势力当然不会不满。
 
    罗家的实力要比张家的这些武者都强上几分,半刻钟下来张家的人便已经支撑不住了,只得退走。
 
    一众张家的人狼狈离开,其中一名弟子问道:“家主,现在该怎么办?”
 
    张家那名外罡境的家主冷哼道:“怎么办?当然是去找姜涛然大人了。
 
    咱们张家这些年可是没少给往巡察使堂口里面送东西,现在那罗家越界了,他不管谁管?
 
    他要是管不了,那我们便直接认怂,大部分把家族内一部分的收益交给楚休,换个平安!”
 
    你一个巡察使若是连自己手下的势力都庇护不住,让其他人乱伸手,我们又凭什么给你这么多孝敬?
 
    此时辰州府的巡察使堂口内,姜涛然正好也在此地,盘算着自己这个月的收益是多少。
 
    姜涛然为人小心油滑,之前他麾下只有一个州府,在关西之地的这些巡察使当中实力算是比较弱的。
 
    但他却是通过卫寒山和楚休之间的斗争,分走了卫寒山的一个州府,其手段也算是犀利了。
 
    就在这时,他手下的人汇报说张家家主求见。
 
    “让他进来吧。”姜涛然淡淡道。
 
    辰州府之前乃是卫寒山的底盘,但姜涛然接手之后却是并没有什么障碍。
 
    关西之地有关西之地的规矩在,以往大家可都是按照规矩来行事的,基本上没有人像楚休那般,非要搞出一些事情来。
 
    所以姜涛然在接手辰州府时也是顺利的很,对于当地的这些大族世家来说,他们只不过是是换一个人孝敬而已。
 
    不过等张家家主进来之后,姜涛然却是一皱眉道:“张家主,你这是跟谁动手了?怎么弄的这般狼狈?
 
    本官虽然是辰州府的巡察使,但你们这些家族的纷争我却是不能插手的,你这次怕是找错人了。”
 
    姜涛然还以为张家家主来找他是因为辰州府内部的一些斗争,所以这才想要来找他撑腰呢,不过这种事情姜涛然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他身为巡察使,天生可就是跟这些人对立的,州府里面这些世家大族之间的矛盾越深他才越好管理,相反他们若是团结一致,那才麻烦呢。
 
    张家家主连忙道:“不是我们辰州府的事情,而是建州府罗家,还有那楚休!他们不讲规矩!大人,你这次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说着,张家家主便将事情的经过都给姜涛然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姜涛然的面色顿时一变,他猛的一拍桌子厉喝道:“楚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上次魏九端克扣了他应得的奖励,还有九原卫家的挑衅他们都看到了,不过那时候他们都是看热闹去了。
 
    结果这才没过几天,这楚休竟然发疯到跑来动自己的利益,他楚休到底想要干什么?自己可是没招惹过他。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冲突
 
    平心而论,姜涛然是不想跟楚休为敌的,从楚休还是外罡境,刚刚担任巡察使的时候就是如此。
 
    姜涛然一直都是一个小心谨慎到了极致的人,楚休乃是楚源升举荐到关中刑堂的,背后有着楚源升的面子,何苦去得罪他呢?
 
    所以他便坐山观虎斗,在楚休跟卫寒山斗的不可开交时,他在暗中出手,花费很小的代价便从魏九端那里要来了一座属于卫寒山的辰州府。
 
    而现在楚休已经到了三花聚顶境,而且还在神兵大会之上名扬江湖,可以说是他们关中刑堂门面人物,这样的楚休他就更加的不想去招惹了。
 
    但他不想去招惹楚休,奈何现在楚休却是跑来招惹他。
 
    自己没招谁也没惹谁的,结果楚休却是把手伸到了他的地盘上,这让姜涛然怎么忍?他若是忍了,那在他麾下的两个州府中他的名声可就也要彻底散尽了。
 
    所以姜涛然直接冷哼道:“等着,我这便带着人去查看!”
 
    说着,姜涛然便带着自己的手下直奔罗家所在的店铺。
 
    此时罗家那边看到姜涛然竟然都亲自出现了,罗家老祖连忙对唐牙道:“唐大人,接下来可就交给你了。”
 
    面对张家时罗家可以轻易出手,但面对姜涛然这么一位关中刑堂的巡察使,他却是不敢动了。
 
    罗家店铺的门前,不少武者都在围观着,他们几乎都是辰州府当地的一些武林势力派出来的人。
 
    罗家的动作他们早就察觉到了,不过他们却没有擅自妄动,而是蛊惑最先沉不住气的张家动手,他们为的就是想要看看这罗家的底气是什么,楚休到底是什么意思。
 
    现在姜涛然都来了,事情可是很快就会有眉目的。
 
    罗家老祖笑呵呵的亲自出去迎接,拱拱手道:“姜大人前来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老朽却是有失远迎了。”
 
    姜涛然一摆手,冷声道:“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楚休的手伸这么长,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庭广众之下,罗家老祖当然不会说这是楚休授意的,他只是笑呵呵道:“姜大人怕是误会了,这里面可没有楚大人什么事情,难道我罗家还不能去其他地方做生意了?”
 
    姜涛然冷笑道:“好好好,不说是吧?那行,等下让楚休亲自来我辰州府要人!”
 
    说着,姜涛然直接厉喝道:“把罗家的店铺都给我封了!我怀疑罗家参与走私违禁品,立即查封!”
 
    就在这时,唐牙从内里慢悠悠的晃悠出来,淡淡道:“谁说罗家走私违禁品的?我刚刚查完,纯属胡说八道!”
 
    姜涛然眯着眼睛看着唐牙,他认识唐牙,此人乃是楚休麾下心腹,昔日也曾经是青龙会出身的杀手。
 
    “建州府的江湖捕头来我辰州府多管闲事,楚休这是连规矩都不顾了吗?简直就是胡闹!”
 
    唐牙慢悠悠道:“有件事情忘了告诉姜大人你了,我家大人在之前就已经被堂主大人晋升为了缉刑司的七级密探。
 
    我在这里可不是以建州巡察使堂口江湖捕头的身份来的,而是接到了缉刑司密探楚大人的命令来的,这可是有很大区别的。
 
    眼下经我调查,罗家没有问题,相反我怀疑张家却是有可能走私违禁品,所以还请姜大人协助调查,莫要阻拦。”
 
    此话一出,姜涛然的面色顿时就是一黑,楚休竟然成了缉刑司的密探,这件事情他可是没跟任何人说过!
 
    不过这件事情一想倒是合理,毕竟楚休这次可是为了关中刑堂争得了面子,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关堂主可不是魏九端那么短视之人,肯定会给楚休一些应得的奖励的。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唐牙不会骗他,这话唐牙可是当着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他若是撒谎,楚休也要跟着倒霉。
 
    然而现在棘手的就是楚休的身份。
 
    在关中刑堂的制度上,缉刑司可是要比各地的巡察使和刑堂分部都是要高上半个等级的。
 
    从来都只是各地的刑堂分部配合缉刑司来调查某些事情,可没有缉刑司来配合其他人调查的。
 
    眼下楚休扯虎皮做大旗,唐牙根本就是他的手下,但他却是用缉刑司的身份来做文章,虽然这只是一个文字游戏,但却是符合关中刑堂的规矩。
 
    而这时姜涛然的一名手下却是有些搞不清状况,别人都在低调的看着事情的发展,就只有他第一站出来表忠心,对着唐牙厉喝道:“大胆!竟然敢对姜大人如此说话,不知道上下尊卑的货色!”
 
    说着,那名外罡境的武者竟然直接向着唐牙冲去,想要将唐牙拿下给姜涛然赔罪。
 
    看到这一幕姜涛然顿时暗骂了一声白痴。
 
    眼下他们还没动手,那便有跟楚休回转的余地,而一旦动了手,他却是势必要跟楚休对上。
 
    看着那名冲上来的武者,唐牙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
 
    休息了这么长时间,结果就来了这么一个货色给他活动筋骨?还当真是有些不爽啊。
 
    在那名武者持剑冲上来的一瞬间,唐牙的身形一动,自身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瞬息之间便已经后发先至,出现在了那名武者的身前。
 
    他手中两柄纤细的短刀浮现,双双斩落,锋锐的刀罡直接轰碎了那名武者护体真气,吓的他连忙收剑防御。
 
    但就在这时,唐牙手中一抹金芒闪耀,一柄纤细的龙尾追魂镖不知道何时竟然在唐牙的罡气操控下向着他的后心激射而来!
 
    前后夹击,那名武者只得强行催动自己全身的罡气来抵挡身后的龙尾追魂镖,但却是被唐牙的双刀直接斩飞,一口鲜血猛然间喷出。
 
    “放肆!”
 
    姜涛然怒喝了一声,直接一掌向着唐牙落下,掌力雄浑无比,周围的罡气竟然带着一股隐隐的吸力,唐牙的身形竟然不由得主动向着姜涛然撞来。
 
    本来姜涛然是没想动手的,但那个白痴擅自动手却是打乱了姜涛然的计划。
 
    就算那名武者再白痴那也是他的手下,结果现在却是当着众人的面被唐牙几招打的吐血,他若是不出手,脸面往哪放?
 
    而此时看到姜涛然出手,唐牙的眼中没有畏惧,竟然还隐隐透露出一丝兴奋之色来。
 
    青龙会出身的杀手都是同阶当中的精锐,唐牙在外罡境时,同阶当中几乎无人能敌,执行任务时,以一敌多的事情很常见,当然只是几个人,而不是像楚休那般变态的以一敌百。
 
    不过唐牙还没有跟三花聚顶境的武者交过手,他现在却是想要试一试。
 
    迎着姜涛然的那一掌,唐牙周身十余道金芒闪烁,同时十余柄龙尾追魂镖激射而出,但却诡异的不是直线向着姜涛然射来,而是被罡气加持着漫天飞舞,好似一张大网一般向着神姜涛然全身上下各个大穴刺去。
 
    姜涛然冷哼了一声,他毕竟
    不过这时唐牙的身形却是犹如柳絮一般飘散纷飞着,十分的诡异。
 
    随着他的身形舞动,他周身竟然有着无数的银针洒落,宛若暴雨梨花,无穷无尽!
 
    姜涛然也是被这一幕吓了一大跳,这人是随身带着什么暗器机括不成?这么多的暗器他若是全部都用罡气弹射而出,这人在罡气的操控上究竟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都给我碎!”
 
    姜涛然怒喝一声,双掌合十,缓缓推出,看似笨拙,但自身罡气却是宛若山岳一般的坚不可摧,所过之处,那些银针虽然密密麻麻,但却全都被弹飞。
 
    不过就在此时,唐牙的手中却是绽放出了一抹刺目的金芒来,他手中两柄短刀刀柄相接,形成了一个月轮般的东西,闪耀着无比的锋芒向着姜涛然斩来!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